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 正文

“攻其所不守”:从孙子兵法看诺曼底登陆(图

发表时间: 2019-08-09

  象很多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重大战争行动一样,1944年初夏发生在英吉利海峡和诺曼底海滩的代号为“霸王—— 海王”作战的大规模登陆战也被后人们用各种不同的论述方式记入了历史。从战略上讲,诺曼底登陆战是盟军方面在欧洲西部 开辟“第二战场”,配合苏军东线作战,对德军发起战略总攻的一次决定性行动。从战役上讲,它是一次集结重兵、依靠海空优势,施行突破陆岸防御的渡海登陆战。这场登陆战是以盟军方面巨大的成功而为人们所纪念的,但是如果我们今天对1944年春天英吉利海峡两岸的军事形势来一次“复盘”的话

  ,人们必定会发现,当时受命担任这一行动最高指挥官的艾森豪威尔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大局已定、胜券在握的胜局,而是一盘杀机四伏、充满凶险的险棋。

  先看艾帅一方,从1943年 1月的卡萨布兰卡会议之后,英、美联军就开始调兵遣将,为进入西欧作准备。为了集中优势兵力,艾帅一年内在英国南部集结了包括20个作战师在内的共150万美军,并推迟了原计划在法国南部的“铁砧”作战,集兵力于一隅,成定过之势。而希特勒一方,早在1941年12月就命令西线总司令龙德施泰特构筑一道号称“大西洋壁垒”的防御带,防御带从挪威一直绵延至西班牙,由一万五千个相互支撑的混凝土火力点组成,30万人把守。希特勒在 1943年11月做出了盟军将进攻法国的判断后,又任命隆美尔为“特种任务集团军群司令”,率两个集团军屯于纵深地带,负责机动防御。到1944年春天,德军在西线个装甲师。

  战局之兵势固然是明的,对艾帅来说,战局之险要也是明的。中国古兵法以势论兵,谓兵有三势,所谓气势、地势、因势。盟军集兵百万,海空权在握,精兵强将,已成“转石于千仞之山不可止遏”之势,渡海登陆,其气势已不在话下。但地势却全不在艾帅这边,英吉利海峡窄处几十公里,宽处上百公里,终年风急浪高、涛翻雾锁,而德军海岸一边或沼泽滩涂,或灌木丛林,或岩石林立,都成易守难攻之势。气势在盟军,地势在德军,各占一头,于是整个战役成败之玄机就全藏在因势上了。

  所谓因势,其实全无定规,若归结为一条,也就是兵法上最看中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艾帅雄师百万,全要乘船渡海以夺地势,德军若常备无懈,既可以伤盟军于集结之地,也可以兵半渡而击之,更可以歼盟军于登滩之际。大军乘船渡海,有如陆上的关山狭路,敌军一但扼住隘口,便可以“居高阳以待敌”得地之助。但有一点不同,在陆战中,关山狭路是明的,但在渡海作战中,从哪里渡海,哪里就是“狭路”,从哪里登陆,哪里才是“关山”,在大军运动之前 ,这个“隘形”是暗的。

  将真正的“隘形”,也就是选定的登陆地点和登陆时间隐密起来,利用虚张声势、声东击西的“形”战,制造一个假“隘形”,引德军分兵去守假“隘形”,从而在真正的“隘形”处形成“虚懈”,盟军便可于“虚懈”之处因势而动,合军破敌。1944年春的英吉利海峡,一场巨大的生死较量就是围绕着这个曾为中国古代兵圣们以独特的方式阐述的战争精义徐徐 展开的。

  盟军先在与加莱隔海相望的英国多佛尔地区设了一个假司令部,由当时已名噪一时的美国将军巴顿任司令,巴顿将军的任务就是制造假信息,他频频会见新闻记者,向外拍发各种虚张声势的电报,故意用德军已经破译的密码拍发“密电”。同时在这一地区还修造了大量假仓库、假营房、假码头及各种车辆、火炮和舰船模型,有意地暴露给德军的侦察飞机。德军的“耳”和“眼”就是这样被盟军精心释放的假信息所充塞了。

  尽管希特勒和隆美尔都或多或少地猜测到盟军可能会将登陆地点选择在诺曼底海滩,但“加莱登陆”这一假“形”还 是大大影响了德军最高决策者的正常判断。隆美尔这位机动战的高手,由于无法确切地判定盟军的登陆地点和时间,只好集中全力加固沿整个法国西北部海岸展开的固定防御线。他修筑了大量暗炮阵地,甚至计划用上亿颗水雷和地雷把整个海岸变成雷场。但他毕竟不是平庸之辈,他深知准确的信息和正确的判断对他意味着一切。他在法国北部沿海部分海岸每隔几英里甚至每隔半英里就安装一部雷达。这些雷达就象一双双急切又惊恐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海峡和上空,捕捉着哪怕是极微小的信息。4月5日,登陆战还一兵未发,信息战已经白热化了。

  成功的把握既然全在“因势”,而“因势”的关键又全在“藏形”,这“藏形”就成了整个战役计划中的一个核心部分。兵法云:“闭迹藏形,使敌人不能测度。因伺敌人有可乘之便,然后出而攻之。”所谓“闭迹藏形”,用现代军事术语来 讲就是控制信息空间。一方面通过严格的保密措施窘己方的信息通道控制起来,另一方面通过用各种假信息充塞敌方的信息通道,而“使敌人不能测度”也就是干扰敌方对己方真实信息的获取。在人们学会利用电磁波之前,信息是靠人的眼和耳直接获 取的,战争双方靠“障眼法”、“惑耳术”来操作信息。在人们发明了电子侦测设备之后,电磁波成了信息空间的主要媒体,战争双方便通过所谓的“电磁对抗”展开对信息空间的控制与反控制。1944年春的诺曼底,“势”之战演变成了“形”之 战,“形”之战又在当时海峡两岸星罗棋布的雷达网和无线电侦听网之中演变了一场真正的“电子战”。

  盟军的电子战计划庞大而且复杂。巴顿将军的假司令部和多佛尔地区的假集结已经成功地隐蔽了在英国南部地区上百 万军队,几千艘舰船真正的集结。但从集结区到诺曼底海滩的航渡要坚持几个小时,而航渡一开始,“隘形”便形成了,一旦 德军迅即发现这一行动,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集中兵力,占尽地势之利,断扼“隘形”,以有备而来之至实,击盟军渡海抢 滩之至虚,盟军苦心经营的“因势”便可能功亏一篑。随着D日(登陆日)的临近,在电子战这一无形的战场上,双方的一 招一式都直接关联着整个战局的顺逆。

  如果说,为隐蔽真正的兵力集结而有意释放的各种假信息是作用在德军侦察飞行员的眼睛和无线电侦听员的耳朵上的 话,那么为掩护真正的大军航渡而展开的信息操作则完全是在电磁信息空间中进行的了。

  6月5日夜间,“海王”行动开始以排山倒海之势迅猛地展开了,几千艘参战舰艇载着首批登陆的十几万大军在暗夜 中涌向海峡对面。同时,电子战也开始全面实施。盟军的第一步措施是要阻塞德军沿海雷达的信道,为此,盟军除对各主要雷 达站进行了重点空中轰炸以外,还使用了20架装有大功率“轴心”干扰机的飞机在18000米的高度上沿着英国南部沿 海不停地飞行,阻止仍在工作的雷达对接近诺曼底的舰船编队的探测。与此同时,一支“模拟舰队”也离开多佛尔附近的各港口,开始航渡。这支舰队由很多小船组成,船上装着特制的金属板,后面拖着浮标和涂敷着金属膜的气球,这些模拟物暴露在德军雷达的电磁辐射中,在德军雷达屏上产生了与大军舰一样强的回波。一些空中的飞机同时投下大量干扰物和箔条,制造了一支模拟的“护航舰队”。

  事后看来,盟军当时的这些措施无疑起了极大的作用。“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千里而战。不知战之地,不知战之日 ,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敌虽众,可使无斗。”6月6日凌晨,盟军舰船编队在朦胧中同时出现在犹他、奥马哈、朱诺、哥尔德、斯沃德这些海滩时,对德军来说成了一次真正的奇袭。围绕“加莱登陆”这一欺骗 计划所制造出的大量假信息已经成功地在德军最高决策者的头脑中形成了一个思维定势,正是这个思维定势把德军整整19个师牢牢地“定”在了加莱海滨达 6个星期,“不知战之地”的错误就这样铸下了。而对天气和潮汐的错误分析又鬼使神差地 使德国人干脆排除了盟军在 6日登陆的可能性,连巡逻艇的例行侦察航行都取消了。“不知战之日”的错误使德军的一个雷 达站在 6日凌晨 3时后才第一个发现诺曼底“海面上有大型船只”,而这时盟军的火力支援舰艇已经开始进入对岸攻击的 距离了。“不知战之地,不知战之日”这一致命错误的直接后果便是“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 ”。6月5日和6日两天的恶劣天气,使德军驻守在诺曼底和布列塔尼的德国第 7集团军解除了战备状态,而隆美尔竟为 了他的妻子的生日回到他在德国家中去了。当盟军登陆部队如潮水般进攻诺曼底地区时,希特勒的司令部仍未从“加莱登陆”这一思维定势中摆脱出来,仍然把第15集团军的主力留在弗朗德勒按兵不动,空空地等待着盟军在加莱的“真正”的登陆。

  等德军最高司令部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时,击退盟军的天时地利均已丧失殆尽了。诺曼底登陆取得了超乎意料的 成功。盟军藏真形,藏于九地之下,动假形,动于九天之上,一藏一动,使德军阙漏毕现,虚懈遂出。D日日终时,美军 5个团的兵力,英军 3个师的兵力均已开始向内陆突破。随后的30天内,盟军有92万多人,58万吨补给品和17万部 车辆以及大量武器装备通过英吉利海峡运到了登陆场,从而在兵力上取得了2比1的局部优势。计划已久的西线突破终于开始 了。诺曼底登陆的战略目标至此已顺利达成。

  孙子曰:“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 ,守其所不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所其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 之司命。”诺曼底登陆战胜就胜在使“敌不知其所守”,然后“攻其所不守”,达到“攻而必取”的目的。

  布什诺曼底之行遇险:座机遇大雾降落三次才成功(2004/06/06/ 16:53)

  俄领袖首次出席诺曼底纪念活动 普京谢盟军老兵(2004/06/06/ 16:37)马报